首页 >  架空穿越

宋师竹封恒小说宋师竹封恒全章节txt完整版分享

宋师竹封恒 呜呜文学 2020-03-12 17:43:18
  • 宋师竹封恒全文合集版免费阅读-宋师竹封恒全文(宋师竹封恒)完本版合集版免费阅读

    宋师竹封恒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宋师竹封恒的小说之全章节分享阅读资源无删减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宋师竹封恒,主人翁是宋师竹封恒,《宋师竹封恒》主要讲述了宋师竹封恒之间的恩怨情仇:宋师竹越想这件事,越觉得一定是冯氏干的。各种细节都能对上,这世上喜欢偷/情***的人固然不少,但会选择大众场合做坏事的,除了傻子就是被算计。因着马车里只有母女两...

宋师竹封恒小说宋师竹封恒全文免费阅读:

妯娌比她晚一些进门,却先一步生子。李氏当年是看着他们这两人如何如胶似漆的。
宋文朔与妻子感情极好,冯氏一进门就怀了孩子,三年抱俩,一连生了三个儿子。当时谁不说这两人是一对璧人。只是许是太好了,就被人盯上了。到现在宋文朔也说不清那一日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氏也是前几日才听相公说了这些事。
宋文朔被人抓奸在床时,连那个庶姨妹的鼻子眼睛都看不清,整个脑袋晕蒙蒙的,只记得冯氏震怒的俏脸,还有冯家人咄咄逼人的气势。
岳丈刚认回来的闺女不断啜泣,新来的小舅子一脸凶神恶煞要找他讨公道。当时冯府众人还披麻戴孝。
岳家新丧,整个院里一片缟素,无论此事谁是谁非,只要传出去,他的***就毁于一旦了。
宋文朔骑虎难下,别无他法。后来才一个多月,冯小舅子就说庶姨妹有孕了,宋文朔也怀疑过这个孩子不是他的,只是他不是童男子,身子感受如何他最清楚,他那一日确实有泄过的迹象。
小舅子漫天开价,稍有不满就威胁他要到衙门上告,宋文朔只能憋屈地认倒霉。
李氏一直觉得,哪怕是当时发生的事换一个场合,宋文朔都不会如此被动。
她叹了一声,小叔子最对不起妻子的地方,就是为了怕官声受损,让冯氏认下那个孩子。后来就算知道孩子不是他的,夫妻间的裂痕也难以弥补了。
在这上头,李氏觉得婆婆也是受害者。宋老太太素来不爱说媳妇的是非,可十多年前刚去衡州府与二房同住那一阵,居然流露出对二儿媳重男轻女的不满。老太太一辈子没有闺女,对族里的姑娘都十分不错,当时见着儿媳这般轻慢小孙女,还写信回来教训他们夫妻要对一双儿女一样对待。
想到婆婆当年那些信,李氏越发觉得一切都是一笔糊涂账。
见宋师竹还想继续讨论下去,她无奈道:“你这样喜欢刨根究底的性子究竟像谁,幸得你二婶这些年不在县里住,否则你还不得烦死她。”
这些事情毕竟是长辈的阴私事,李氏与闺女全说出来,是怕她不明真相帮着宋祯祯打抱不平会惹怒妯娌,可没想过要和宋师竹时刻放在嘴上嘀咕。
宋师竹也知道李氏不会和她说下去了,她举着三根手指发誓:“我就问最后一个问题。”说着,没等李氏拒绝,她就噼里啪啦说了出来,“二婶既然有这种手段,为什么一直把那些人留到现在啊?”
这真是她最好奇的地方了。以冯氏在这件事里表现出来的气性,她居然能忍了十几年!
她二婶都快忍成神龟了吧。
李氏倒没觉得有多奇怪:“天高皇帝远,冯家第二年就搬走了。”
当时冯家卖地卖庄子,都是贱价出卖,整个州府的人有许多人都得了便宜。李氏娘家也在州府,也是其中的受益者。当时还有许多人说冯太公瞎了眼睛,把祖辈传下来的家业都毁掉了。
李氏:“他们去了京城,隔着千山万水,你二婶有多少手段都没用。那人也不知走通了哪条门路,身上捐了一个九品官。他妹妹听说一直自梳在家呢。”
现在想想,仇人一个个都过得这么好,冯氏心里会有多恨。宋文朔这些年向朝廷申请了许多回都不得调动进京,无论使了多少银子都没用,一家人在衡州府蹉跎了十几年,伤越久,恨越深。可离得太远,冯氏除了日夜蚀骨的仇恨,其他都无法施为。
不过这一回那个女人突然来丰华县,也算是自投罗网了。
到底都是女人,李氏也能明白冯氏为何一直原谅不了。
不是不知道所有人都有无奈和苦衷,只是要是轻易原谅,这些年受的罪就跟白受了一样。宋祯祯承载了她所有的仇恨,说无辜也无辜,说有罪,也是真的有罪。
从庆缘寺回到府里的半个时辰车程,宋师竹与李氏母女都在默默梳理心中的情绪。宋师竹一想到今日这桩八卦,还是忍不住的兴奋。
她就觉得二婶今日一早出门时看着不声不响的,还有心情跟她说笑,没想到居然憋了一个这样的大招。
虽然李氏让她多看多想不要多问,但回到家后,看着冯氏今日一早乘坐的马车已经停靠在外头,她也眉目弯弯地跟着欢喜。冯氏今日许是真的太过高兴,还亲自下厨做了糕点。
宋师竹一回房就看到了桌上摆着的糖霜小米糕,还有庆缘寺出品的七宝五味粥,香喷喷,热腾腾的。
螺狮作为宋师竹的贴身大丫鬟十分尽责,在她发问前已经跟留守的丫鬟问清楚了是谁送来的。
宋师竹问道:“二婶只送了我这里吗?”
螺狮隐晦道:“听说家里处处都有。”作为宋师竹的贴身丫鬟,她也知道了宋家不少的私密事。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宋祯祯和老太太那里也有了。
宋师竹想了想,没等她继续问,螺狮就噼里啪啦道:“堂姑娘今日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一回府就窝在屋里。二太太和堂二少爷比咱们提前一刻钟到家的,二太太回来后直接去了厨房,之后就让人给各处送糕点和佛粥了。”
宋师竹之前已经在庆缘寺用过粥了,肚子其实不饿,不过想着这是二婶的一番心意,她净手净脸后还是坐了下来,一点点吃完。糖霜小米糕一直放在暖笼中保持温度,吃起来温热喷香,很糯,很甜,透着一股欢喜的味道。
糕点一点点落肚时,宋师竹只觉得整个人都暖和起来了。
她用帕子擦了擦嘴后,就道:“你把我今日淘到的绣件包起来,送到二婶那边,就说糕点很好吃,我很喜欢。”
宋师竹今日在庙会上淘到不少好东西。其中有一副她一见就十分喜欢的绣件,是她从一位农家***手上买来的,花了八两银子,上头是百花如意的苏绣绣图,绣法精湛,用色浓烈,透着萌发的生机,正合了她对冯氏的祝愿。
宋师竹觉得二婶应该会喜欢的。
螺狮应了一声,犹豫了一下,又道:“姑娘前儿拨去堂姑娘那里的丫鬟,刚才过来汇报说堂姑娘又发热了。”
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堂姑娘在家里的不讨喜,可是她毕竟还是宋家小姐,小丫鬟怕步了前任的命运,不敢自专,一发现病情就赶紧过来了。
小丫鬟是她派过去的,这件事也是她先管起来,宋师竹站起来道:“我去看一下。”她觉得宋祯祯的心情肯定是和冯氏成反比的。
宋祯祯的屋里透着一股闷热。小丫鬟正在外间用着炭炉煲药,一见她过来脸上就一幅如释重负的模样,赶紧提声喊道:“姑娘,大姑娘过来看你了。”
这一声似乎把里头的人吓到了,宋师竹隐约听到里间传来一个瓷器砸碎的声音,她怕出什么事,立时就掀开帘子***了。
屋里的红木如意桌上摆着一碟宋师竹很眼熟的小米糕,宋祯祯正愣愣盯着地上的碎瓷碗。
她的脸上透着一片病态的***,额上的碎发紧紧贴在脸上,看起来又憔悴又可怜,见宋师竹进来,突然很惶恐地结巴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收拾,我马上收拾……”
宋师竹赶在她下床前阻止了,她凑过去看了一下,觉得宋祯祯有些烧糊涂了,不禁用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一片烫热,比起几日前好不了多少。
小丫鬟站在榻边,害怕地扭着手指,推脱道:“不是我照顾不好,姑娘之前已经好了不少,就是今日出去回来后才又烧起来的。”
宋师竹知道不是她的责任,也没有为难她,螺狮见她似乎想要单独和宋祯祯说话,极有眼色地拉着小丫鬟下去了。
屋里静默无声,宋师竹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二房一家回来后,随着冯氏对她的另眼相看,宋师竹每回见着宋祯祯都觉得心情复杂。
宋师竹与宋祯祯对上眼睛。在她的视线中,宋祯祯身子忍不住颤抖了一下,突然哭声叫了一句“堂姐”。
“好好休息吧,什么都不要想了,养好身子最重要。”宋师竹只能这样道。她尽量放柔了声音不想要惊吓到这个已经十分脆弱的姑娘。
不过她的这一句话似乎给了宋祯祯什么信号一般,她咬着唇瓣,有些语无伦次道:“堂姐,你知道我今日干了什么吗?你肯定是知道的。你为什么不问我?”
宋祯祯停了下来,面色带着茫然,她今日回来后,冯氏和宋二郎都问过她。
她说了什么,宋祯祯记忆突然有些模糊起来,恍惚了一下,才想了起来。
冯氏和二哥都问她,有没有问出她亲爹是谁。
这个问题若是在不知情者耳朵里,肯定觉得十分荒谬,可宋祯祯却如实答了,她不知道。
那个女人的嘴巴十分严实,起初她问出口后,她还不愿意承认,后来宋祯祯说自己已经知道真相了,她才松口了。可是她的亲生父亲是谁,她却一直守口如瓶。
宋祯祯上一回见这个“小姨妈”时还是三年前的事,当时家里无人关心她,突然有个小姨妈冒出来,她半信半疑地撒谎出门见了她两回。当时许是她年纪还小,两人的样貌还有些区别。这一回见着时,她们彼此之间就跟姐妹花一般十分相似。

宋师竹封恒小说资源宋师竹封恒全文阅读

宋祯祯在她一脸温情过来抱住她那一刻,突然觉得一切是那么可笑。冯氏与她说出真相时,她觉得她娘是在骗她。
后来她忍不住一遍遍回想着这些年发生的事。
没有一个亲娘会想要亲女儿去死,就算有泼天的仇恨,也绝没有人下得了手。
也没有一个亲娘会故意撒这种慌,骗她这些有什么好处吗,宋祯祯除了自己,从来都是一无所有。
她努力接受事实,她想要留在宋家。
她今年才及笄,宋祯祯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
冯氏给她指了一条明路,她答应了,也照做了。
宋祯祯按着她和冯氏商量的,说是自己求了大堂姐,大堂姐可怜自己,才给她一辆马车让她出行。
她说的这些,小冯氏没有一点怀疑,也没有问大堂姐为什么会可怜她,她对宋家发生的一切似乎十分清楚,接着她就喝下了那杯被下了药的茶。
按照她和冯氏的计划,她喝下茶后,她就可以功成身退了。冯氏答应她,只要她做了这件事,她就可以继续留在宋家。
那个自称是她亲生母亲的人,对她这个亲女儿几乎没有一点设防。当时宋祯祯看着那个晕倒在地上的贵妇人,突然满心惊恐,就是像后面有恶鬼在追一样逃离了现场。
她是回来之后才从宋二郎嘴里知道后头又发生了什么。
她的亲生母亲,被她害得下大狱了。
宋祯祯躲在屋里,忍不住一遍遍回忆着她今日的说辞,她觉得很累,一切都那么累,她从来没有觉得那么累过。回屋后她就睡下了。方才隐隐约约的,她察觉到老太太身边的金嬷嬷又过来帮她把脉了。
想着祖母,她的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下来。
不知不觉间,她已经扑在宋师竹怀里了,泪水从眼眶中汹涌而出,她以前哭,哭得泪眼婆娑可怜兮兮,是因为她想要别人怜悯她。她现在哭,是真的觉得自己很可怜。
宋师竹不断抚摸着她的背部,小姑娘身上就没有几两肉,宋师竹的掌心下按着全是骨头,宋祯祯在她怀里哭得双眼红肿,声嘶力竭,几乎背过气去,后来似乎哭累了,又睡了过去。
宋师竹听着她在她怀里沉重而均匀的呼吸声,又叹了一声。
今日之前,她本来还觉得二婶顶多就是过去羞辱一番仇人,没想到羞辱是真羞辱,却是以这么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
刚才宋祯祯前言不搭后语说了许多,她只听到一句最重要的信息,二婶答应她能留在宋家了。
其实宋祯祯的去留,二婶才是最有决定权的人。老太太名不正言不顺,所以这些年才扛得这么辛苦。
宋师竹把她的身子轻轻放在床上,宋祯祯就算是睡也睡得很不安稳,嘴里一直在呢喃着什么,宋师竹凑过去听了一下,她似乎是在叫“娘”。
宋师竹又叹了一声,她以前听过一个说法,说是人不管多大年纪,受了伤害时脑子里第一反应就是喊娘,这是因为母亲是最亲密最温暖的存在,就算妈妈已经不在了,那份被保护的记忆也一直会存在潜意识里。
宋祯祯应该是没有感受过多少母爱,可她在觉得受伤时,依然会忍不住喊着“娘”。
宋师竹又忍不住叹气了,她觉得自己今日叹了好多回了,不过也没办法,遇到这种事,除了叹气,也只能是叹气啊。
宋师竹把宋祯祯安置好后,又吩咐了丫鬟好好照顾她,接着就走了。
踩在院子里的青石路上,听着麻雀落在雪地上叽叽喳喳的叫声,她忽然很想去大牢里把小冯氏给揍一顿。老天爷不争气,这世上的恶人能多死几个就好了。
宋师竹就这样一步一步听着鸟声走回了院子。溜了这一圈后,她心里的郁闷已经消失不少了。
事情只要是往好的方向发展,就是好的。
路上的坎坷没了之后,所有人都会好的。
冯氏听着嬷嬷汇报宋祯祯那里的动向,又用修长的手指拂过大侄女刚才送过来的绣件,笑了笑:“如意吗。”她欣赏了一下,又让周嬷嬷收了起来。
她今日确实很高兴。以前那些人躲在她够也够不到的地方,冯氏除了恨,什么都做不了。可今日不一样,她不知道冯家人为什么突然来县里,又为什么突然联系宋祯祯。
只是……这个机会是她亲手递过来的。
冯氏没有理由不把握住。
那个女人在牢里的这几日,她一定会让人好好招待她。不管后面她会不会被放走,这段经历都会让她很难忘。尤其是来自亲生女儿递过去的那杯茶。
她相公当年喝了那样一杯茶,他们一家痛苦了十几年。
如今也该轮到别人享受一下这番滋味了。
冯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杯中橙黄的茶水清晰地倒映着她的面容,她想要找个人诉说她的欢喜,可想了一圈,冯氏突然笑了一声,她与宋文朔这些年感情十分冷淡,与三个儿子除了功课外也无甚好聊。
想了想,她对周嬷嬷道:“去把竹姐儿请过来,就说我有事情找她。”
宋师竹进屋之后,见着眼前的嬷嬷十分陌生,就明白冯氏应该已经采取行动了。
冯氏眉眼疏朗,特意解释道:“你那日见到的郝嬷嬷手脚不干净,被我下放到别的地方了。”父亲丧礼后,她从娘家带回了娘最重要的三个心腹。
其实除了郝嬷嬷外,另外两个嬷嬷也未见得多好,可毕竟是母亲留下来的念想。
冯氏是今日回来后才下定决心要处置这些人的。母亲的嫁妆她一样都未动用,对她身边的老人却十分重用。可人心莫测,上回***提醒过她之后,她仔细查了查,才发现这十几年来郝嬷嬷居然一直接受着不明贿赂。
当时她的愤怒,不亚于当年被迫认下孩子时的憋屈。
冯氏先前不计较,是因为她觉得这些人背着她干了什么都不重要,宋文朔这样对她,她为何还要辛苦管家。
这一回却不一样。他们最不该犯的错误,就是与她最恨的人勾结上了。
她跟大伯子借用人手,用重刑审讯,从郝嬷嬷嘴里审出了不少消息。
想着郝嬷嬷还记恨过她把那套虫草花簪送给宋师竹,冯氏就觉得十分可笑。
她让丫鬟上着茶和点心。袅袅茶烟中,她看着对面捧着茶杯亭亭玉立的侄女,突然叹了一声,要是她的闺女能顺利生下来,许也会是这样可爱体贴的姑娘。
说实在话,冯氏并不讨厌大侄女对宋祯祯的关照。心存良善的人,对弱者总是会有本能的同情。她这些年恨不得能把婆婆那边养着的眼中钉除之而后快,但若是大侄女跟着落井下石,她许就不会这般喜欢她了。
宋师竹总觉得冯氏看着她的目光透着股回忆的伤感,半响,她突然道:“竹姐儿这样就很好,宋家统共就你一个姑娘,家里这么多兄弟,以后要是被欺负了,不会没有人帮你做主。”
宋师竹囧了一下,本来想说句调皮话,可看着冯氏的眼神如此认真,她也忍不住坐正了身子,严肃道:“我也不会站着让人欺负的。谁想欺负我,我都会欺负回来。”
冯氏笑了一下:“姑娘家就该有这样的心性。”冯氏让宋师竹过来,其实并没有什么事,就是想要看看她。
前头三个儿子,她一怀上都是孕吐不止,整个人憔悴得不行,就跟遭了大罪一样瘦骨嶙峋。而最后一胎,她刚被诊出来时一点感觉都没有。可那一胎却是几次怀孕中最早显怀的,才两个多月肚子就微微凸起来,身边有经验的嬷嬷都说这会是个闺女。
冯氏也一直这么相信,那段日子,就连大儿子都说她变得越发温柔可亲。
只是想到当年那种血液与生机从身体里流走的锥心之痛,冯氏的心情又阴郁起来。
宋师竹晕蒙蒙地又回去了,她觉得二婶有些奇怪,把她叫过来看了一下,然后又让她走了,虽然送了她不少姑娘家可以用的物件,可她也不是贪这些东西的人啊。

本站推荐理由

宋师竹封恒小说资源完整资源全本全文阅读小说资源人物感情描写的十分细致,故事情节环环相扣,引人入胜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哦!

点击免费阅读宋师竹封恒全部章节!

宋师竹封恒小说仅代表宋师竹封恒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