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腹黑言情

闻悠厉景修小说甜宠都给你呀在线完本txt无删减

闻悠厉景修 呜呜文学 2020-08-11 13:33:09
  • 甜宠都给你呀合集版免费阅读-甜宠都给你呀(闻悠厉景修)完本小说合集版免费阅读

    甜宠都给你呀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闻悠厉景修的小说之下载txt分享完整版在线

    点击在线阅读>>

今天给大家带了一部精彩的免费小说甜宠都给你呀,主人翁是闻悠厉景修,小说主题鲜明,文笔新奇,《甜宠都给你呀》主要讲述了闻悠厉景修之间的恩怨情仇:闻悠有一个秘密,她喜欢上一个大她六岁的男人。男人总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慵懒态度,以欺负她逗她为乐,每次看她气得跳脚,深眸中都会溢出璀璨的笑意,但闻悠知道,他是对她最...

闻悠厉景修小说甜宠都给你呀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
“虽然我知道你是肉食动物,但你现在发着烧,身体很虚弱,消化不了那么油腻的东西。”闻悠美其名曰地解释。
厉景修懒得和她多说什么了,反正他现在没胃口,也吃不了多少。
落座,他拿起筷子,夹了些土豆丝尝了尝,发现味道出乎意料得还不错。
“你的厨艺又进步了啊!”
难得被他夸了,闻悠不禁有些飘飘然。
“还行吧,没事的时候会自己在家研究吃的。”
听闻,厉景修挑了挑眉,顺口问了句,“怎么不研究研究找男朋友?”
闻悠听到这个问题,嘴角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她怕被厉景修看出神色异样,便立刻调整了心情,假装轻松地开口说:“你既然这么关心妹妹的恋爱问题,也不帮忙介绍一下。”
厉景修喝了口粥,点点头,“行,我公司青年才俊可多了,赶明给你挑几个。”
“那我可要谢谢三哥了。”
闻悠勉强一笑,在他对面坐下。
厉景修看了她一眼,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听他这么问,闻悠知道他是认真的了。
“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才刚工作,我还不打算这么早找男朋友。”
“你就不怕自己剩下啊?”
“当初你警告我,不让我早恋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呢?”闻悠用勺子搅着碗里的粥,反问他。
“你那时候多大,现在又多大?”厉景修气得拿筷子敲她的头,这丫头总爱抬杠。
“好了好了,别说了。”
闻悠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直接一句话堵回去,“我现在不打算找,你也别操心了。”
厉景修见她像是生气了,眉头微皱了下。
气氛突然就陷入了沉默之中,两个人都低头默默吃饭,谁都没有再说话。
吃完饭后,闻悠主动收拾碗筷,让厉景修把药吃了。
她将碗洗干净后,就打算离开了,因为再继续待下去,也只会碍眼。
“三哥,你休息吧!我回去了。”
“你不是请了一天假,怎么这么早回去?”
“我在这儿待着也没事干啊!”
厉景修一想也是,冲她摆了摆手,“走吧。”
闻悠还以为他会挽留她,没想到是她想多了。
她失望地推开门从他家里出去,带上门的那一瞬间,脸上出现了一丝黯淡。
明明那么喜欢他,却不敢表现出来,唯恐破坏了现在的和谐关系。
闻悠想着下午也没事,于是便去了趟爷爷家,她没想到有客人在,一进客厅见爷爷在和一位气质凛然的男人聊天,整个人一愣。
这个男人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身形很硬朗,从侧面望过去,宛如冬日里的劲松。
“悠悠啊!你来得正好,爷爷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爷爷老战友的孙子,叫林墨寒。”
闻悠听到,连忙打招呼说“你好”,还问爷爷是不是该喊他哥哥。
“墨寒比你大五岁,是该喊一声哥。”
“嗯。”闻悠点头,叫了声“墨寒哥。”
林墨寒不着痕迹地打量闻悠一番,眼中透露出了欣赏。
眼前这个女孩虽然穿着简单,也没化妆,却莫名有一种很吸引人的气质。
或许是她的眼神和平常的女孩不同,从中透露出了一股坚定,使得她看上去有超出年龄的成熟感。
“我们家悠悠今年刚大学毕业。”老爷子对林墨寒说完,又看向闻悠,“你墨寒哥刚当兵回来,在部队待了十年。”
闻悠了然点头,心想他难怪气质看上去有种军.人气概。
“以前墨寒来过我们家好几次,你们俩还见过面,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老爷子满脸笑容地对闻悠说,一看就是很喜欢林墨寒。
闻悠对林墨寒完全没有印象,她刚来厉家那会儿,就是只鸵鸟,喜欢把自己缩起来,每次家里有客人来,她也从不敢直视对方的眼睛,都是诚惶诚恐地低头坐在那儿。
“对了,他和你三哥还是同学呢,两人玩得很好。”老爷子忽然又想起来这个。
闻悠一听和厉景修有关的事儿,心底就会有复杂的感觉涌上来。
她不知道怎么应,便问了林墨寒一句,“你和我三哥还联系吗?”
“当然。”
林墨寒点头,接着道:“在部队的时候,我们俩也会偶尔打一通电话聊聊天。”
闻悠一听这个,确定他们两个人的关系是很好了。
否则以厉景修那种性格,怎么会没事去跟人聊天呢?
“你们俩也算同龄人,能有话聊,悠悠你带墨寒去后边花园转转去,看看我栽种的那些花。”
老爷子的要求,闻悠自然不能拒绝。
她起身看向林墨寒,“走吧,墨寒哥。”
两人去到别墅后边的花园里,老爷子平日里就喜欢摆弄花草,他种了向日葵、月季、牡丹好多种类的花,这些都是能叫得出名字的,还有一些珍稀罕见的,闻悠都不认识。
“这是什么花啊?”
她看着那几株黄色的花,好奇地嘀咕了一声。
“这是连翘。”
背后响起低沉的男声。
闻悠瞬间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连翘啊!”
“嗯。”林墨寒点头,而后对她普及道:“连翘属落叶灌木,一般早春先叶开花,它和迎春花长得很像,但迎春花是木樨科茉莉属,植株外形呈灌木丛状,较矮小,枝条呈拱形、易下垂。”
听完他这么一番解释,闻悠惊呆了。
“你对植物怎么有这么多的了解?”
“我爷爷也很喜欢研究花草,我跟他学了点皮毛。”
闻悠了然点点头,而后道:“我以前也跟爷爷一起种过花,但什么知识都没学到。”
“那有什么关系?个人爱好不同,只能说明你对花草不感兴趣。”
闻悠笑了笑,刚要说什么,却听林墨寒开口道:“你身上有只虫子。”
“啊?”
闻悠的脸色瞬间大变,她从小到大最讨厌最害怕的就是虫子了。
林墨寒见闻悠气质淡然,还以为她胆子挺大,没想到骨子里还是个小女孩啊!
“别怕。”
他给她把虫子从胳膊上拿下来,“就是一只小瓢虫。”
闻悠看到后,松了口气。
因为小时候住的环境又脏又破,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虫子在她床上以及身上乱爬,导致她产生了很严重的心理阴影。
在花园里聊了一会儿,两人又回到客厅,林墨寒想想自己来的时间也不短了,便对老爷子告别,说下次有时间再来拜访。
“好不容易来一趟,怎么不吃了晚饭再走?”老爷子还不舍得放他离开。
林墨寒笑了笑,说自己还有点儿事要处理。
既如此,老爷子也不再强留,但在林墨寒走之前,他却让他要了闻悠的手机号码,加了闻悠的微信。
爷爷的目的那么明显,闻悠再看不出来就是傻了。
她以前还觉得自己没长大,谁知都到了被催婚的年纪了。
果然,等林墨寒走了以后,老爷子就问闻悠,对林墨寒的印象如何。
闻悠想了想,回答:“他很有教养,也很有学识,一看就是出身名门。”
老爷子点点头,又追问:“那你对他有什么想法吗?”
闻悠没想到爷爷会问得这么直接,让她装傻充愣都不行了。
她垂眸,缄默了三秒,才说:“爷爷,我暂时还不想考虑找对象的问题。”
“你别误会,爷爷不是在催你,我是真觉得这小子靠得住,才想让你们两个人试着发展一下,趁着你现在还年轻,谈两年再结婚也不迟。”
闻悠自然明白爷爷是为她好,只是………
她的心里装着一个宛如神祇般优秀完美的男人,怎么还能容得下别人?
坚定地摇了摇头,闻悠开口:“爷爷,我想自己去找寻属于我的那份幸福。”
听她这么说,老爷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是爷爷多事了,你们年轻人都有自己的想法。”
“爷爷,您别这么说。”
闻悠见他失望,心里就难受得不行。
老爷子勉强一笑,“行了,咱们不说这个了。”
闻悠惆怅地点下头,感觉心里很愧疚。
………
第二天,闻悠来到公司后不久,琳达就生气地来到桌前,将她的设计图重重地拍在了她的桌子上。
“主办方说你这幅作品有抄袭的嫌疑,来,你给我解释解释怎么回事。”
闻悠错愕地瞪大了眼睛,这完全是她自己独立创作的,怎么可能是抄袭呢?
“琳达姐,他们有说是抄袭了什么作品吗?”
“你要是没抄,管什么作品干嘛?我只想让你给我一个解释,我可丢不起这人。”
“我没抄。”闻悠十分坚定地说。
琳达看着她的眼神,点了点头,“我信你一次,帮你申诉,但主办方能不能信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她扭头走了,一股委屈从闻悠的心底涌上来,让她红了眼眶。
但她没有哭,***抿住嘴巴,望向电脑屏幕,继续工作。
因为被冤枉抄袭,闻悠这一整天的心情都很差。
晚上下班后,她无精打采地从公司出来,准备直接回家睡觉。
闻悠正往地铁站的方向走的时候,手机铃声忽然响了,她拿出一看,是林墨寒打来的。
昨天两人互换了联系方式,她给他备注了名字。
“喂?”
“闻悠对吗?我是林墨寒。”
“我知道,您有什么事吗?”闻悠跟他说话十分客气,有股刻意的疏离。
“我想问你今晚有没有时间,我请你吃饭。”
闻悠听到这个,有些头疼地皱起了眉。
她沉默两秒,开口拒绝道:“抱歉,我今天有点儿不***,要回家休息了。”
“哪里不***?需要我送你去医院吗?”
“不用了,谢谢。”
闻悠连忙拒绝了他。
林墨寒见她不愿意,也不再勉强了。
“那好吧,等你有时间再去吃。”
“好。”
两人聊到这儿便结束了通话,闻悠拿下手机的那一秒,有种松了口气的感觉。
哪怕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她在人际关系处理方面的能力还是很弱。

甜宠都给你呀免费阅读

第10章
林墨寒约闻悠吃饭没成功,心里说不失望那是假的。
活了二十八年,他一直都是天之骄子,父母眼中的骄傲,被人夸着长大,身边也从来不缺追求者,可闻悠却对他丝毫不感兴趣,这令他感觉十分挫败。
按理说,她不想搭理他,他就该放弃了,死缠烂打没什么意思,可林墨寒却总觉得自己心里痒痒的,十分不甘,觉得他如果不坚持下,以后可能会后悔。
思前想后一番,林墨寒决定约厉景修出来喝酒,向他讨教讨教,该怎么追求他妹妹,说不定他能从中帮帮忙。
林墨寒立刻给厉景修打了电话,问他要不要出来吃饭,没想到厉景修竟然说:“你自己带着饭菜来我家吧,我不想出去。”
和厉景修认识多年,林墨寒自然知道他什么性格,既然他这么说了,他就痛快答应了下来。
林墨寒去饭店打包了几个菜,搬了箱啤酒来到厉景修的家里。
他这是第一次过来,根据他发给他的地址,找了半天才找到。
敲门后没多久,厉景修就过来给他开了门,他穿了一身米色的家居服,看起来十分慵懒。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厉景修随口问了一句,拿了双一次性拖鞋给他。
林墨寒弯腰换了鞋,“回来没几天。”
“刚回来就约我吃饭,想我想得不行了?”
听他这么开玩笑地问,林墨寒扯了扯唇。
“其实今天我来找你,是有目的的。”
“我就知道,无事不登三宝殿。”
厉景修将打包来的饭菜摆上桌,又开了几瓶啤酒,“说吧!什么目的?”
“我………”
林墨寒故意卖关子,“说了你可不能打我。”
“呵。”厉景修低低地冷笑了声,“趁我还没吃,拎着你的东西走人吧。”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林墨寒无奈地摇头,决定还是不跟他兜圈子了,“昨天,我去你爷爷家了。”
“然后呢?”
“在你爷爷家,我见到了你妹妹………”
林墨寒小心说着,眼睛盯着厉景修,仔细观察他的反应。
因为说到这儿,他肯定已经听出来他是什么意思了。
厉景修眯起了眸,直接戳破道:“你想追她?”
“也不是,就想和她多了解一下彼此。”
“少他妈说得那么冠冕堂皇。”
“说得好好的,怎么开始骂人了呢?”林墨寒感觉厉景修有护妹情节。
他在餐桌前坐下,拿起一瓶啤酒递给他。
厉景修接过去,林墨寒举起一瓶,要和他干杯。
然而他却白了他一眼,直接无视了他的举动。
就因为他对他妹妹有了觊觎之心,他对他就这种态度?
“咱们俩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你应该很清楚我的为人吧?把你妹妹交给我,你难道还不放心?”
“你的年纪比她大太多,容易有代沟。”
“我………”
林墨寒被这话噎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见厉景修那么不爽,不禁狐疑地眯起了眸,问他:“你百般阻挠,不会是你对她有意思吧?”
厉景修听见这话,差点抄起酒瓶子砸他。
“你说什么呢?那是我妹!”
“又不是亲的。”
林墨寒努了努嘴,继而却又话锋一转,“不过你比她大更多,代沟更大。”
“…………”
厉景修十分无语地看着他,连话都懒得接了。
“好了好了,先别说别的了,喝酒吧。”
林墨寒见厉景修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便不再说了。
两个人喝了一会儿酒,突然,厉景修的手机铃声响了。
他拿起手机一看,是闻悠打来的。
“喂?”
“三哥,你的病好了吗?还难受吗?”
闻悠本来不想问他的,却又怎么都放心不下,最终还是没忍住打了这通电话。
“没什么事儿了,都好了,不用担心。”
听见最后那四个字,闻悠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
他对她说话什么时候这么客气过?今天怎么了?是被雷劈了了吗?
“你………”
闻悠停顿了几秒,有些迟疑地问:“你不是发烧把脑子烧坏了吧?”
厉景修听她这么问,冒出一脑袋的问号。
“怎么了?”他并没有觉得自己说话有什么不正常。
闻悠也不解释,说了句“好了就行”,接着就把电话挂了。
厉景修有些错愕,这小丫头是在生他的气?就因为昨天他赶她回去?
“谁打的电话?”林墨寒这时问了一句。
厉景修回过神来,语气有些傲娇地说:“我妹妹,关心我的。”
“哟。”
林墨寒有些意外地挑眉,“无缘无故关心你做什么?”
“昨天我不是发烧了吗?她不放心,问问的。”
厉景修的语气虽然轻描淡写,但却带着暗暗的炫耀。
林墨寒的眼中透露出一抹深意,勾唇淡淡一笑,没说什么。
………
因为被冤枉抄袭的事情,闻悠昨晚躺在床上一直翻来覆去的,一夜都没睡好。
等第二天早上醒来,去到镜子前一看,她被吓了一跳。
镜子里的自己面色苍白,挂着两个十分明显的黑眼圈。
闻悠抄了把凉水洗洗脸,强行让自己打起精神来。
接着,她给自己化了个淡妆,面容看起来才不那么憔悴了。
…………
闻悠从小区门口出去,准备到附近的地铁站,乘地铁去公司上班,结果却看见厉景修懒懒地靠在自己车上,像是在等她。
那一刻,闻悠还以为是自己眼花了。
他怎么会专门过来找她呢?
闻悠正想着,他已经迈步朝她走来了。
一身白色的运动装,清爽又干净,在晨间金色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格外蛊惑人心的魅力。
明明平时的她都很淡定,可一看到他,这颗心就开始不受控制地狂跳了。
“吃早饭了吗?”
走到面前,他问。
闻悠下意识摇头,她心情不好所以没想吃。
“那正好,我也没吃。”
厉景修说完,用眼神示意她跟他上车。
闻悠连忙拒绝,“我上班要来不及了。”
“用不了多久,别磨蹭了。”
见他又不耐烦了,闻悠无奈,只好跟着他上车了。
厉景修在闻悠的公司附近找了一家早餐店,这样吃完饭她就能直接过去了,不会迟到。
落座后,厉景修点了两笼包子和两碗粥。
闻悠打量着他,忍不住好奇地问:“你专程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儿?”
“没事就不能找你一起吃饭了?”
厉景修瞪她一眼,而后又说:“你上高中那会儿,我不是也经常去找你吃饭么。”
“…………”这倒也是。
闻悠一时间竟找不到话来反驳他。
“包子来咯。”
老板端上来,笑眯眯地交代,“小心烫哦。”
“嗯。”
闻悠点头,拿筷子夹起一个咬了口。
“嘶。”
见她被烫到,厉景修十分无奈地皱眉。
“人家才刚说完,你蠢不蠢啊?”
闻悠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好像很不在状态。
厉景修见她垂眸不语,还以为是自己语气太凶了,于是刻意地放缓了声调,“慢点吃,不急。”
“你找我真的没事吗?”闻悠又问了一遍。
厉景修目光闪躲了下,说:“那天你特地请假,跟我一起去医院,我想谢谢你。”
“…………”没毛病吧?
闻悠越听越觉得他奇怪。
其实,厉景修是觉得自己那天把闻悠赶走,惹她生气了,心里很虚,才想带她吃个饭,当赔礼道歉的。
可这样的目的他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出来,那样的话,他也太没面子了。
“哇,闻悠你跟你男朋友一起来吃早餐啊!”
在闻悠的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惊叹的声音。
她一回头,看见公司的同事迟萌。
嗯………这位是出了名的大喇叭。
果然在公司附近吃饭很有风险,一不小心就碰见自己的同事了。
闻悠怕她到公司里宣扬,赶紧解释道:“他是我哥哥,不是男朋友。”
“长得这么帅是哥哥啊?好可惜哦!”
迟萌摇摇头,无比惋惜地说。
闻悠勉强笑了笑,邀请她,“你要不要坐下一起吃?”
没想到她还真欢快地点头同意了,“好啊好啊!我正好嫌一个人吃太尴尬。”
说完她就抬手叫来老板,给自己要了两根油条和一碗豆浆。
迟萌很能说,一坐下就开始跟闻悠聊天。
“我听说你参赛的作品被冤枉抄袭了啊?公司内部现在都在传这件事呢。”
“呃………”闻悠有些尴尬地看了厉景修一眼。
她不希望他知道她如此狼狈的消息。
本来她因为这件事心里就很难过了,再被他知道,她更不好受了。
“不过你别担心啊!我们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行得正坐得端,早晚会还你清白的。”
“我知道,我不担心。”
闻悠想赶紧跳过这个话题,可没想到厉景修竟然追问道:“为什么说她抄袭?”
迟萌看向厉景修,详细跟他解释起来,“具体我也不大清楚,反正就是闻悠报名参赛的设计图,和某位金牌珠宝设计师的作品,有许多相似之处,然后主办方就怀疑她抄袭了。”
闻悠依旧是非常勉强地微笑了下,“其实这是很常有的事儿,也没什么,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嘛。”

闻悠厉景修

小说资源甜宠都给你呀 完整资源免费全文阅读精彩又独特的魅力故事情节,为读者创造了一个十分甜蜜动人的爱情故事,相信大家一定会喜欢!

点击免费阅读甜宠都给你呀全部章节!

闻悠厉景修小说仅代表甜宠都给你呀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导读网立场。

呜呜小说推荐

呜呜小说排行

欢迎访问呜呜文学小说导读网

声明 | 小说导读网仅提供网上公开免费章节试读!

网站地图

手机用户长按识别左方二维码

关注我们可阅读更多精彩小说